树海靛蓝
Got it.But NO WAY.

(英文是我瞎编的(。

头像取自@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的tumblr作者@riceupancakes


墙头很杂、质量鬼畜、效率成谜、脑洞懵逼、字数飘忽、文笔磕绊、病句连篇、逻辑混乱、分段见鬼、爱好奇葩。建议三思而后行,谨慎喜欢、关注。

手癌智熄型选手

可以把天聊到去世的人。

圈地自萌,嗨到飞起。





“他会是一辈子的少年英雄”






“我把我活着的,每一个当下,送给你。”
2018-05-05  

【中六】烟

中堂久部注意。

*私心中堂先生会抽烟

*性格练手作短篇,ooc都属于我


————————————

在此之前,久部没想过中堂会抽烟。他是指对方看上去与烟毫不沾边,而且他也没见过对方在UDI有抽过烟——也有UDI禁止吸烟的缘故。但在刚刚,中堂拆开了一包烟——看样子这可能是他哪天买下后忘记抽,才一直放到了现在。像倒金平糖般地颠出烟后,中堂又摸出了打火机。

“原来中堂先生会抽烟啊……”

“我只是很少抽,”中堂慢悠悠地呼出烟雾,白烟也慢悠悠地扩散成一个白圈,宛若下午无意暼到的团状云,在稀薄的光下折射出浅淡又奇异的彩色,“没说不会抽。”

是吗。久部没有说话。对方的脸被薄烟笼着,他看不清中堂的表情。应该与往常无异一样的漫不经心吧。他想。

“久部。”

“是?”久部偏头。

“过来。”

中堂低着头。向他招手。

久部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向沾上烟味的中堂凑近了些。太近了。他想。他都可以清晰地闻到除了烟味外一抹凌厉的茶味。是所长刚买的茶,但是对方身上的味道不符合那记忆中新泡开的普洱茶。他记得茶叶被泡在热水里,随着端起放下而波动,一碗碧水也如果冻般左右晃动——怎么看都是柔和的色调,绝不可能像中堂先生这般凌厉。

……更像是被福尔马林泡开的普洱茶。久部暗叹一声比喻的荒谬。之后手腕被人握住了。

“你笑什么?”中堂问久部。

“没什么。”他答。

中堂皱起了眉。

“专心点。”

专心?

然后烟味便趁他愣神时闯进去了。柔软的触感伴随着的又苦又呛、甚至辛辣一齐涌入口腔——他从来没有抽过烟。如果二手烟不算烟的话。香烟仍在燃烧,烟灰已经堆了短短一截。久部被对方放开时感到了自由。没人会喜欢缺氧的感觉。他蹭了下嘴唇,暗暗叫着嘴里的苦味过于浓烈,中堂倒是先他一步开口。

“你……”

“怎么了?”久部小声问。

“下次别用牙齿。”中堂将烟灰抖掉,“碍事。”

他这才注意到中堂嘴唇上那一点淡淡的红痕,也许——也许是自己太惊讶了就下意识地咬了下去。难怪开始时对方停了一下。久部觉得耳朵热的不正常,宛若发烧的征兆,连带着吐字也变的磕磕绊绊,只有仔细听了才发觉那是道歉。

接到歉意的中堂的表情也没怎么变化。揉了一把对方梳的整齐的头发后,他笑了一下便掐灭了烟。


———

end

评论(24)
热度(159)
©树海靛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