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海靛蓝
Got it.But NO WAY.

(英文是我瞎编的(。

头像取自@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的tumblr作者@riceupancakes


墙头很杂、质量鬼畜、效率成谜、脑洞懵逼、字数飘忽、文笔磕绊、病句连篇、逻辑混乱、分段见鬼、爱好奇葩。建议三思而后行,谨慎喜欢、关注。

手癌智熄型选手

可以把天聊到去世的人。

圈地自萌,嗨到飞起。





“他会是一辈子的少年英雄”






“我把我活着的,每一个当下,送给你。”
2015-12-26

【米优】《花开之时》(花吐paro)

诶……嗯,不知道要说什么……总的来说就是“自己作死开lof号想发东西却不知道要写什么于是就把直到现在还没完结的渣文放在了这里美其名曰是为了换个环境破此文瓶颈再刷刷存在感”这样的……以及此文首发贴吧。(虽然只发了三篇(nizou)

※背景设定为两年后,人鬼双方休战,从拼个你死我活的相爱相杀型变成在不理对方的傲娇漠视型(bushi),于是小优就是18岁的青年。
※因为小优身体里已经有一部分不是人类了,而米迦又吸了小优的血……所以米迦还在成长。
※坐等上一条被完全打脸。(手黄
※因为年龄缘故性格可能会有小调整。毕竟长大了两岁……吧。但是看上去仍然好别扭(死目
※前期的米迦上线于小优与众人的对话中。
※这里的私设特别烦(bushi)因为放在这里太长了于是……写在了第二篇里。

※以上_(:3_l l_)_这里豌豆。叫靛蓝也行。
食用愉快_(:3_l l_)_

》》》》》
1.
百夜优一郎觉得他自己是感冒了。

从上周进入秋季开始,他的喉咙就一直在发痒,想咳嗽却又咳不出来。只能掐着脖子,硬咳几下嗓子才能稍微舒服点。但奇怪的是,除了嗓子不舒服以外,其它的症状——比如呼吸不畅——倒是没有。

难道是嗓子发炎?优一郎迷迷糊糊伸手关掉响个不停的闹钟,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不过是嗓子发炎了还能好一点,至少不会像感冒那么麻烦了,又是头晕又是无力,整个人都是蔫的。

但是一到晚上,就有点麻烦。比如昨天他因
为喉咙无时无刻的麻痒感而导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基本上徘徊在做梦与清醒之间。

哦,昨天晚上有一次,他半梦半醒期间还闻到一股甜腻的花香,浓郁的气味让他有点作呕,但最后还是被他强行忽视了,接着睡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今天,优一郎关掉闹钟,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后,就发现自己枕边多了几朵花——花瓣是白色的,从花瓣三分之一处开始,有细小的橙色纹路向花心聚集,像是吸足了橙红色而显得鲜艳的花蕊中还参了一点柠檬黄的小花蕊,看起来分外可爱。

……花?

优一郎眨眨眼,又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哪来的?优一郎正想去摸摸突然出现在自己枕边的几朵花的时候,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喂喂,笨蛋优,你是想开会迟到吗?”不耐烦的敲门声与不爽的喊声一起传入房间,“睡死了吗你?赶紧给我起来,如果你一个人迟到了,我们都要受罚。”
“哦,知……”优一郎停下手,刚想回答就被自己异于平常的沙哑声音吓了一跳,连着咳嗽了好几下才重新开口——

“……知道了。”

嗯?
隔着一堵门,君月士方觉得优一郎的声音不太对劲,“你感冒了?”
“……嗓子发炎。”接着就是几声咳嗽。

2.
“优君,你这是……”会议室内,早乙女与一惊讶地看着戴着口罩,将披风领子直立起来挡住大半个脸的优一郎,担忧地问,“感冒了吗?”

“没有,可能只是嗓子发炎。”优一郎说完就捂着嘴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三宫三叶有点慌乱。优一郎因为咳嗽只能对她点点头,表示自己很好。

虽然实际上他一点也不好。

比起前几天想咳嗽却咳不出来的麻痒难受感,今天怎么也止不了的咳嗽与喉咙上的疼痛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每一次咳嗽都伴随着强烈的呕吐感,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再加上胃部宛如火烧般的疼痛,简直能把人逼疯。

难不成他不光嗓子发炎,还得了百日咳和胃炎吗?优一郎压住自己想咳嗽的欲望,趴在桌子上胡思乱想。站在上面的红莲已经用眼神警告很多次了,如果再咳下去的话估计会以“病员就老老实实待着家里这里可是战场”的理由被轰出去。

什么啊,他才不想被轰出去,特别是以病员的身份。

“烦死了。”优一郎小声嘀咕。刚说完就感到喉咙一阵痒,像是有许多小虫子在上面爬,难受的快让他疯掉。

米迦尔生病的时候也是这么难受吗?不知怎么的,优一郎想起了现在在吸血鬼那边的友人,结果他咳嗽的欲望更加厉害了。现在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优一郎烦躁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柊筱娅用笔轻轻地戳了戳优一郎的胳膊后,递过去一个本子,上面写了一行字。

“啊呀~优君你确定你这是嗓子发炎而不是得了哮喘吗?”娟秀的字迹写下了满满的吐槽。

优一郎瞪了柊筱娅一眼,打开笔帽刷刷地在那行字下写了一句话:“你信不信我揍你?”

“啊哈哈,比起这个,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一贯健气的优一郎君也会生病呢。”
“是人都会生病的好不好。”
“哎哎?是——吗?不过优君给我的感觉不太像是喉咙发炎呢。”
“不是的话哪又是什么?”
“百日咳~”看到这个优一郎更想揍她了。

柊筱娅盯着优一郎的口罩,想了想拿过本子写了什么,然后轻轻推了过去。

“优,你也知道秋天很容易生病的吧。”对上优一郎不解的目光,柊筱娅叹了口气,小声开口:“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生病着,病还没好之前注意一下,不然的话会……”
说到这里时柊筱娅顿了一下,接着说,只不过声音更小:
“……会得上一些奇怪的病,请小心。”

看到平时笑嘻嘻的柊筱娅罕见的一脸踌躇地对他说这些话,优一郎突然有点想笑。
于是他就真的笑出来了,不过没有出声——笑出声搞不好会咳嗽。

“唉,优君你别笑喔,我敢保证如果优君得了这种病一定会羞愧到死喔。”柊筱娅神情严肃,但是语气饱含调侃,“对于像优君这样的处男来说,简直是灾~难~呐。”特意给“处男”加重了音,最后几个字故意脱长了音,满满的都是戏弄之意。
果不其然,优一郎火了:“得病和是不是处男有关系吗?!”
“哎呀哎呀,”柊筱娅笑的极为促狭,“童贞处男优一郎先生生气了呢,好可怕。”

这句话宛如火上浇油,“谁是童贞处男啊混蛋!”说完就捂着嘴咳嗽起来。
“唉?不是么?明明都认识两年了,优也过了生日成了18岁的青年了,可是优的恋爱史一直是零呢~单身时间和年龄一直保持着可怕的同步呢。”
“……够了!”优一郎彻彻底底地炸毛了,“军、军人怎么可以随便谈恋爱?再说了,你不是都17岁了么,怎么没见你谈啊?还有与一、君月、三叶,他们也没有恋爱过啊,还有米迦……咳!”

刚把友人的名字说出来,优一郎就感到喉咙突然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毫不留情地刺着他的喉咙,接着这痛楚很快就转移到了口腔,还有一大团奇怪的东西突然堆在口腔内,塞的满满当当极不舒服。

最可怕的是这东西感觉起来是固体,柔软,还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像是……草的味道。
这是什么?!优一郎慌乱不已,在柊筱娅疑惑的目光中解开口罩——

“百夜优一郎!”一濑红莲把手中的报告捏的嘎吱作响,终于受不了来自第二排的窃窃私语,忍无可忍地怒吼:“死小鬼你不好好听又在干什……”

突然间他不说话了。

当一濑红莲抬起头准备好好训一顿优一郎时,他就看到会议室突然冒出来的洁白花瓣,在空中打着转缓缓落在桌面上,还有几片落在其他已经呆滞的人的身上;坐在后面的已经有几个人站了起来,想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一瞬间窗门紧闭的会议室内飘满了花瓣。

难道这是……一濑红莲定定地望着这一切的作佣者,他嘴里含着一片花瓣,已经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满天飞舞的花瓣都是自己做的。桌子上全是花朵。

“——都给我趴下!特别是优一郎身边的人!如果不想得病的话都给我趴下!”

这是……花?而且和早上在枕边看到的一样?
优一郎僵直地维持着自己解口罩的动作,大脑混乱无比。

柊筱娅躲在桌子底下,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叹气,神情复杂地从桌子上拿过本子,写下了两句话,然后递给了优一郎。

“优,你要出名了。”
“你知道‘花吐症’吗?就是那个我让你小心点的那个奇怪疾病。”

TBC
========
到最后还是改了一两处细节啊我好烦啊_(:3_l l_)_
结果还是没有学会分段_(:3_l l_)_我开始慌了。
让我静静_(:3_l l_)_

评论(17)
热度(56)
©树海靛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