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海靛蓝
摸鱼使我快乐。

墙头很杂、质量鬼畜、效率成谜、脑洞懵逼、字数飘忽、文笔磕绊、逻辑混乱、分段见鬼、爱好奇葩。建议三思而后行,谨慎喜欢、关注。

经常性手癌智熄型选手

可以把天聊到去世的人。

回复苦手……

圈地自萌,嗨到飞起。

不管质量如何,都不要转载,谢谢。

洁、癖、很、多。



“他会是一辈子的少年英雄”
2015-12-27

【米优】《花开之时(2)》(花吐paro)

※私设在文章中我就不重复了。
※注意
微量红真有。注意避雷。(实际上是懒得打tag
※米迦仍上线于对话中

》》》》》
3.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又称花吐病,其症状是感染者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他人接触到花吐病患者或接触到病人吐出的花瓣也会被感染。

刚感染上花吐病的患者只是念道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才吐出花朵,而且花朵因为自己对于那个人的感情而不同;
中期的花吐病患者在说到喜欢的人的姓名以及情感方面的词会吐花;
晚期的则是说个字都会吐花了。

花吐病的发病条件也很简单——

“发病条件是单相思喔,优君。”

医务室里,坐在病床上优一郎听了这话后宛如遭到雷击。
坐在一旁的柊筱娅并没有在意已经呆滞的优一郎,还在认真地科普花吐症:“如果一个人心中有深藏的暗恋对象的话,那么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花吐症患者……”

说到这儿,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但是下一秒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语调切换到了平时调侃优一郎的语气:“啊哈,真是没有看出来呐,像优君这么迟钝恋爱为零的人竟然会有暗恋对象呐~是终于觉悟了要摆脱处男的境遇么?我突然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

“胡说八道!”优一郎受不了了,一巴掌拍在被子上,愠怒地瞪着挂着不明微笑的柊筱娅,“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因为单相思才得了病?难道你不觉得我是被感染的比较可信些吗?我没、有、喜、欢、的、人!”虽然说的十分坚定且响亮语气不容置疑,但是脸开始发红了。

不对劲。
君月士方皱眉,刚想说些什么让他闭嘴,旁边的早乙女与一有点无奈地开口:“那个,优君啊,你的病……在月鬼组里是第一列……医生刚刚告诉了红莲中佐……”

当下,只有五个人的医务室突然间安静了。

君月士方终于忍不住,指着优一郎毫不客气地嘲笑起来:“哈哈哈这是要逆天了吗?没想到你竟然会栽倒这个病……咳!”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一声“闭嘴啊混蛋”,一个枕头就拍在了他脸上,力度之大差点把他的眼镜都拍下来。

“……你干什么?”君月士方对优一郎的这种行为感到困惑且不爽。
优一郎放下枕头,得意洋洋地看着扶眼镜的君月士方:“这个枕头看起来不太喜欢你所以……唔唔唔?!”

听完他那幼稚至极的理由后君月士方扶好眼镜后面色阴沉着脸抓起另一个枕头,报复性的狠狠按到了优一郎的脸上:“啊,它看起来很喜欢你啊呵呵,都和你贴面了。”

你大爷的不就是表达一下震惊之情反应至于有这么激烈么?
“君月你大爷!”失去了光源,优一郎的手在空中挥舞着,“放下来!你想捂死我吗?”
“你太吵了啊混蛋!病人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躺在医院里休……”
“你们吵什么吵。”突然间慵懒的夹杂着些许不耐烦的声音冷不丁地在两人头顶上响起。一抬头,就看见一濑红莲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俩。

“红莲中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到巡逻时间了,小鬼们。”说着他打了个哈欠,“你们快迟到了。另外像这种笨蛋就不用费心了,就算得了脑震荡也会好的。”
“等等什么叫‘得了脑震荡也会好的’啊!”优一郎大叫,“还有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啊?你不是待在办公室里写着报告吗跑这里来干什么?”

三宫三叶很疑惑:“但是红莲中佐,今天是鸣海前辈他们巡逻啊,我们是……”

“临时换了。”干脆的回答。

三宫三叶更感到奇怪了,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会突然改变啊,“可是……”

“啊啊,知道了红莲中佐。”柊筱娅却打断了她的疑问,似乎对于中佐的命令没有产生任何疑问。微笑着站起身,在三宫三叶的抗议声中把她向门外推。
“走啦走啦,小心真的迟到哦。”说着,招手让剩下的人也往出走。

一濑红莲看到优一郎也准备下床出去巡逻,不禁皱眉:“除了优以外,其他人巡逻。”

唉?优一郎愣了,随即反应过来,语气充满了不服跟抗议:“为什么?”
一濑红莲乜了一眼似乎满脸都写着抗议的优一郎:“他人接触到花吐病患者或吐出来的花瓣会被感染。忘了?”
“……”
“你在会议室里吐出来的花已经感染了好几个人,你还想添乱吗白痴。”一濑红莲不耐烦地咂舌,“给我乖乖待着养病,敢逃的话就把你丢进隔离室里让你哭着求我放你出来。”
“谁会被你扔进隔离室啊。”自知理亏的优一郎只好换个方向反驳红莲。

等到最后一个人安慰他向他道别后,他叹了口气就倒在了床上休息。

“那么你来又是要做什么?来探望的?”优一郎问。
“以监护人的身份看管你。”
“啊?”
“只要保证你不出医务室就行。”
“哦。”

刚才筱娅给他科普的花吐病大部分他都记下了——因为单相思引起的一种疾病,患者会感到难受、咳嗽,以及吐出花朵。病原体不详,碰到患者或者花会被传染——
所以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他人接触或吐出的花瓣与他人接触都一定会被传染,结果因为这个自己连巡逻都巡逻不了了?还有那个单相思又是怎么回事?
优一郎烦躁地挠头。

自己貌似……貌似,没有喜欢的人啊,虽然这话他自己都不相信,毕竟现实摆在这呢。
可问题是他也不太清楚自己喜欢谁啊,虽然有,但是感觉起来非常模糊,就是像是透过浑浊的湖水去看藏在深处的黑色的鱼。难不成他要一个一个问“你觉得我喜欢谁”才行?得了吧,他百夜优一郎才没有蠢到这种地步。

哦。对了,刚才筱娅是说了初期花吐病患者念到喜欢的人的名字才会吐花的吧?

优一郎有了个主意。

“……筱娅?”踌躇了一会,优一郎有些不确定地说,“柊筱娅?”
嗓子很疼,但没有花。

“三叶?三宫三叶?”嗓子还是很痛,但没有花。

优一郎沉默了,许久,他艰难地开口:“小百合桑?时雨桑?十条桑?”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根本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嘀咕什么呢。”一濑红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书,“叫我队员的名字做什么,不会是在确定你到底喜欢谁吧?”

“……你怎么知道?”

“猜的,没想到真是。”一濑红莲把书往后翻了一页,“真是笨蛋小鬼的做法。”

“这又怎么成了笨蛋啊?我觉得这个方法明明很……”

“你真的敢肯定你喜欢的人是和你站在同一边的人吗?”一濑红莲看着书,突然说到。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把优一郎卡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回答到:“肯定啊。怎么能不肯定?”森绿色的眼睛奇怪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开了个玩笑但并不明白笑点在哪里。

啊。

自己同他讲这个干什么,他又不是自己。一濑红莲下意识地握紧了别在腰间的真昼之夜,冰凉的刀身早已没了那人的温度。

“我是说,”一濑红莲重新开口,“你怎么知道你喜欢的人一定是目前在你身边的人呢。这世上还是多少会有一些一见钟情却又是萍水相逢的人。”

“啊?”优一郎眨眼,“但是我不是那样的人。”
“太自大了吧小鬼,你就根本没有谈过啊处男优。”
“喂!”优一郎很不爽。

“嘛,这也正常。”一濑红莲打了个哈欠,合上了书放到了桌子上,“毕竟某些处男小鬼是不会区分自己对他人抱有的感情是喜欢还是爱,甚至连友情与爱情的界限都看不清。”

“白痴红莲你又在胡说什么?!”优一郎怒了,“什么叫分不清啊?我肯定能分清!”

“好啊。”一濑红莲带着几分玩味地看着优一郎,“那你该怎么证明呢?”

反正现在也是闲着,不如逗逗坐在面前的小鬼好了。顺便再“好心”地提示一下他对于另外一个小鬼,不,吸血鬼的感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他再懂不过了。

但是目前的问题是面前的小鬼对于这感情一直都很懵懂,只是单单的将这份感情划分在为“友人”。却不知这四年里,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变质,达到了一个十分微妙的境界。

很像单方面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只是本人毫无自觉。

喷。
所以说这种小鬼最不让人省心了。

像这种情况的话应该说些什么才好?直接说?没意思,让旁人说破了的感情也持续不了多久;间接说?太麻烦,费脑子,八成他都开不了窍;不说?但他受不了优一郎提起百夜米迦尔时的表情。

两年前他因为暴走陷入了昏迷,七天之后当他醒来时意识到百夜米迦尔没死的时候,“优君貌似是哭了,因为被子上有几点晕开的水痕的说。应该是喜极而泣吧。”柊筱娅在私下对他说,“如果有什么明显的不同,大概是他的神情吧,有些温柔,像是面对失而复得的恋人时表情,好意外呢。”

温柔?
恋人?
“呐红莲,你说我们长大后能在一起吗?”记忆中突然闪过少女的笑颜,同样很温柔。

“真昼……”

“……红莲!”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喊叫。一濑红莲回过神来,就看见优一郎手里放着一朵白花,脸色苍白,但是脸颊却是红的,耳朵也是微微发红,森绿色的猫眼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震惊的事情而睁的圆圆的。

这是什么花?
“白痴小鬼,你说了谁的名字?”一濑红莲看到花朵定了神,冷静开口。

现在,即使一濑红莲知道优一郎喜欢的人(虽然猜也能猜出来他喜欢谁),他也并不打算说了。小鬼与小鬼之间的卿卿我我他并不打算插手。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偶尔简单提示一下就没了。
 
优一郎没有回答一濑红莲的问题,他盯着躺在手心里的白花,突然开口问一濑红莲:“红莲,初期花吐病患者只是念道喜欢的人的名字才会吐花的,对不对?”

  “嗯,怎么?”

一濑红莲看见优一郎脸上的红色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开始飞速加深。他惊慌失措地盯着手中的白花,像是不信这是自己吐出来似的捏了捏花托,按了按柠檬黄色的花蕊,最后竟然开始拔起花瓣来,直到有着细小的橙红色纹路的花瓣被全部拔了下来才停止。

优一郎沮丧地将花丢到一边,面部涨红,一声不吭。

这又是怎么了?一濑红莲观察着优一郎的表情。难道他不相信这花是真的?

与其说不相信花不是真的,更不如说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那个人吧。一濑红莲想着,正想好好嘲笑嘲笑青春期的小鬼就是纯情别扭的笨蛋,优一郎就毫无征兆地开口了,带着几乎察觉不到的颤音,说出了一个名字——

“百夜米迦尔。”

说完他掐住自己的脖子,先是几声剧烈的咳嗽,然后他俯下身子干呕起来。

十几朵白色的小花就被他呕了出来。
这个是……

“……油桐花?”
TBC
=======

脑洞。

当优喊红莲名字时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抽出真昼之夜就揍小鬼。
——mageji别告诉我你喊了我名字才吐花!

米迦站在幕后表示你想多了。

↑只是脑洞别当真(((((
镜爹实力打我鸣海队全员存活的脸我好疼orz
我又改细节(((

第一章链接:http://dianlan04159799.lofter.com/post/1d8fafbe_9628e2d

评论(7)
热度(55)
©树海靛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