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海靛蓝
Got it.But NO WAY.

(英文是我瞎编的(。

头像取自@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的tumblr作者@riceupancakes


墙头很杂、质量鬼畜、效率成谜、脑洞懵逼、字数飘忽、文笔磕绊、病句连篇、逻辑混乱、分段见鬼、爱好奇葩。建议三思而后行,谨慎喜欢、关注。

手癌智熄型选手

可以把天聊到去世的人。

圈地自萌,嗨到飞起。





“他会是一辈子的少年英雄”






“我把我活着的,每一个当下,送给你。”
2016-01-03

【米优】《花开之时(3)》(花吐paro)

本来想在元旦发装装x,结果手机卡了。
一切上线于对话中的人物一定是给下文铺垫或伏笔(别信

》》》》》

4.

  做完了检查后,因为身体上没什么大问题,又加上吐出的花可能会感染到来到医务室的人,所以优一郎被送回到了宿舍。

  虽然身体上没有什么,但是优一郎的精神却很不好——焦躁,不安,还要说些什么的话是有些恍惚。

  造成这样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刚才在医务室里,他说出了米迦尔的名字后吐出了花这件事情——简直羞耻;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一濑红莲突然微妙起来的神色,在听到米迦尔的名字后……神色像是无奈,却又夹杂着释然?还有点幸灾乐祸?!
  “哎呀,笨蛋优竟然有了喜欢的小姑娘了。”当时的一濑红莲像是没有听见他喊了米迦尔的名字般一脸怜悯的说道。在优一郎的眼里这就像是在说“你终于开窍了赶紧和人家表白吧免得有一天会吐花吐死了哈哈哈”。

  吐花而死?

  “谁会因为吐花而死啊白痴红莲!”越想越烦,优一郎一拳砸在床边的柜子上,发出沉闷声响的同时也弄疼了他的手。
  “嘶……”优一郎收回手,“好疼……
”把柜子做这么结实干什么?

  “谁会因为这么愚蠢的病症而死啊。”优一郎揉着手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小,微不可闻,“况且谁会对那家伙告白啊。我一定是被人传染了才会得了这病才不是因为喜欢别人得了这样白痴的病。”一定是这样。

  优一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因为喜欢上一个人而因此得了奇怪的花吐病,这对于像他这种粗神经来说,简直可怕极了,就和突然有一天自己被告知其实自己本来是个吸血鬼一样有着可怕的冲击力。但是最可怕不是这个,而是他貌似喜欢的那个人对于他来说很熟悉。熟悉到一想起来,就觉得心脏一阵抽痛——某种意义上,他抛弃了米迦尔整整四年。

  肯定是有什么搞错了。优一郎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自己是不可能喜欢米迦的。米迦尔是他的家人,友情上的家人,而不是这种意义上的家人,还是个男的。

  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那么,是哪儿错了?优一郎痛苦地思考了好一会,还是没有结论。

  “烦死了。”他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不想了,睡觉。”第二天就会好起来的。这么想着,优一郎连窗帘都没有拉,用被子蒙着头,闭上了眼。

  宿舍里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下了均匀的呼吸声。微风从半开的窗户里飘进来,深蓝色的窗帘随风而舞,带着几瓣油桐花的花瓣的同时还夹着细小的嫩黄色花瓣。

5.

  不知过了多久,优一郎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像是被浓雾笼罩着似的,白花花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像是睡了太久意识没有完全清醒。待到意识完全清醒时,优一郎才发现这不是因为睡的太久所以世界雪白一片,而是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白的,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除了不远处倒插在地上的一把漆黑的日本刀,以及站在刀柄上面,背对着优一郎的鬼。
  阿朱罗丸。

  优一郎刹那间就明白了这是阿朱罗丸所制造出来的梦境(或者是自己的意识)。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对他说“来了啊,优”,而且背对着他,一言不发,头微微低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阿朱罗丸,你有事吗?”半晌都不见这只鬼发话,优一郎疑惑地开口,声音还是异常沙哑且干涩“我最近不太舒服,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

  阿朱罗丸背对着他,还是一动不动。

  优一郎等的有点烦躁,刚想转过身就走,站在刀柄上半天没有动静的阿朱罗丸忽然微微晃了下脑袋,平静地开口:“别自欺欺人了,你得了花吐病。”

  优一郎的脚步僵住了。他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鬼的背影,瞪大了眼睛。阿朱罗丸漫不经心地捻了捻自己暗紫色的发丝,没有转身,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地说出花吐病的症状:“患者在得病后会咳嗽吐出大量与自己心情相关的花朵或花瓣。病情会传染到每一个与患者接触的人或者是接触到患者吐出来的花的人。而且——”他用脚尖支撑着在剑柄上转了一个圈,正对着优一郎,鲜红带着点点同情地看着对方装满了慌乱的森绿,悠悠地把上面的话说完,“这是由于太过执着的单恋且是暗恋才导致的疾病。”

  单恋,暗恋,执着。

  这三个词在优一郎脑子里忽然轰的一声就炸了,震的他脑内一阵眩晕,几乎是脱口而出就喊:“开什么玩笑!”语气虽然凶巴巴但是很明显地就听出来了底气不足,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红了一大片。咬牙切齿地瞪着站在剑柄上的鬼,优一郎又从牙缝挤出几个字,“难道你真的认为我喜欢米……他吗?我可是大老爷们,我……”

  “我可没说你喜欢谁。”阿朱罗丸嘴角挂着嘲讽般的笑容,打断了他的话,“很心虚啊,优。”而且很蠢。

优一郎呛了一下,急忙用咳嗽试图来分散鬼的注意力,眼神有些飘忽,“我只是在担心他,担心家人并没有什么错吧。”

  “家人?”阿朱罗丸饶有兴味地盯着优一郎涨红的脸,“真是迟钝而胆小的笨蛋——优。”
  “哈……?”优一郎皱起眉头,“谁是迟钝的笨蛋啊?”
  阿朱罗丸表情怜悯,“你啊。”
  “……”青筋爆起。
  “你在平常,其他人说你是笨蛋,你顶多还上几句嘴就没事了,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那么,今天是怎么了?是心情不好,还是,跟米迦尔有关呢?”

  一语戳心。

  “……是。”讪讪地回答。语气要多不爽有多不爽,夹杂着微妙的停顿,低着头。

  阿朱罗丸像听到了惊奇的事情般睁大了眼,从剑柄上跳了下来,“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坦率。我以为你除了说都是家人还有讨论战术外,就不会这么直白了。”

  “但是这不是喜欢。”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眼睛,手紧握成拳。

  这不是喜欢。对方是自己发小,朋友,家人,但唯独不可能是“恋人”——这个词对优一郎来说有种想逃避的欲望。先不说其他,光是性别这一问题就能让他纠结上好久了,毕竟他一直以为他是喜欢的是女生。更何况,米迦可是把自己当成“家人”——最重要的。

  胸中突然变得很堵,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还有点苦涩,想吐却吐不出来。

  “我不喜欢他。”

  “撒谎。”
  “什么?”
  “你眼睛周围红了。”阿朱罗丸仔细端详着,“而且那句话你可是吼出来的,可能你自己没感觉到,不过有这么不情愿吗,优?对于否认自己的感情。”

  “……什么情愿不情愿的。”优一郎的嘴角抽了抽,勉强挂起一个微笑,“他是我家人。”

  “真是固执。”阿朱罗丸不满地撇撇嘴,“本来以为你会开窍才叫你出来,结果发而更不愿意承认了吗?难得我想帮你。”

  “我和他是家——人!”优一郎狠狠地跺了一下脚,又烦躁了起来——够了,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吧,吵死了啊。

  “你又没说,怎么可能会知道米迦尔是不是同样喜欢你嘛笨蛋优。”阿朱罗丸又挂着嘲讽似的笑容,“只是胆小害怕而已?我记忆中的优可不是这样。”
  “吵死了啊。”优一郎还是低着头,不看阿朱罗丸。

  “我建议你去跟米迦尔说一下比较好。如果不喜欢的话,不是还有三个月吗?足够让他喜欢上你了,人类的喜欢是很容易就可以建立起来的哦。”

  “吵死了!”优一郎死死地把怒吼压喉咙里,仿佛是在压制某种快要喷薄而出的情感的蠢蠢欲动,声音低沉的可怕,“不要开玩笑了,这并不好笑!不管是三个月也好,三年也好,甚至永远,我都会把他当作自己最重要的‘家人’。”所以不要说了,快住口吧!

  由于优一郎是低着头,所以他没有看见阿朱罗丸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不解,然后闪过一丝惊讶与困惑。

  沉默了大约有数十秒,优一郎面前的鬼开口叫他的名字,语气却没了平常的轻松:“优。”
  “什么。”
  “我刚才没有开玩笑。”阿朱罗丸说,“我忘记了她并没有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了。”

  “我知道她这是在保护你,不过这不该隐瞒。”鬼鲜红的眼睛盯着优一郎,“虽然身为鬼我讨厌你心中的爱,但是站在搭档的角度上我又不想让你死了。”

  优一郎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阿朱罗丸,刚想开口问他是怎么了,就被他接下来的一句话愣在原地。

  “这种病必须与喜欢的人接吻才会好,不能做到的话,三个月后就会死。”阿朱罗丸说完,就看到优一郎已经呆滞了的表情。

  “……哈?”然后优一郎的表情开始扭曲了。

TBC

求小优此时心灵阴影的面积)))

真的没人查小优吐出的花的含义吗)))明明这么适合小优(别信

评论(8)
热度(63)
©树海靛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