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海靛蓝
Got it.But NO WAY.

(英文是我瞎编的(。

头像取自@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的tumblr作者@riceupancakes


墙头很杂、质量鬼畜、效率成谜、脑洞懵逼、字数飘忽、文笔磕绊、病句连篇、逻辑混乱、分段见鬼、爱好奇葩。建议三思而后行,谨慎喜欢、关注。

手癌智熄型选手

可以把天聊到去世的人。

圈地自萌,嗨到飞起。





“他会是一辈子的少年英雄”






“我把我活着的,每一个当下,送给你。”
2016-11-14  

【双花/平乐】打啵儿


※摸鱼妄想脑洞

大概没逻辑

※高亮:

假如乐乐是接吻狂魔(……

※大概……傻白(?)甜(?)???虽然全文都是傻x

※平乐only

1

孙哲平挺头疼的。

他家搭档挺好的。

除了喜欢时不时趁着其他人埋头训练时,一把把他拉过来就是一个吻的话,是挺好的。

幸好仅仅是嘴贴嘴,而不是什么法式热吻之类的高技术东西,不然被看见了就解释不清了。亲完后他家搭档又把他推了回去,也不说啥就低头认真训练,正经到他差点就信了之前全是幻觉。

可惜的是对方吃的鲜花饼渣子在接吻时没擦,现在正挂在孙哲平嘴角。

“你有本事你来深吻啊,光亲算啥?” 他擦掉渣子后一脸嫌弃。

“我不会啊。”张佳乐理直气壮,又咬了一口鲜花饼。

看着自家搭档,孙哲平思考了一会。决定先下手为强,自己先学学像法式深吻之类的吻技。

这样以后嘲讽人有资本。

2

上面发生在孙哲平未退役的时候。这其间孙哲平不知道被主动亲吻(基本是强吻)了多少次,惹的孙哲平莫名其妙。好在每次都是在队员看不见的地方亲。有时问张佳乐他是怎么回事,他总是会先迷茫地“啊”一声,然后说:

“不知道。”

三个字,简短到差点噎死孙哲平,他头一次发现张佳乐气人的水平直逼叶修的垃圾话:“张佳乐你再仔细想想,你到底为什么喜欢这样?”

张佳乐啃着饼干抬头看天花板,等到饼干吃了约莫三分之一,他才憋了一句话:

“我就是想亲,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亲的舒……服……”

张佳乐说不下去了,因为被自己耻到了。

孙哲平沉默了。

好一记直球。直的第一狂剑差点被打成第一弯剑。

虽然他本来就是弯的。

3

虽然对方主动亲吻是很不错。

但是太过频繁就成问题了。

“行了,别亲了。”孙哲平皱眉,没有推开抱着自己吻自己嘴角的搭档,“整天就知道打啵,怪不得老得第二。”

“靠。”张佳乐骂了一声,放开了孙哲平,“同队之间就不要伤害行不行?”

“谁叫你整天没事就亲。”孙哲平面不改色,“去训练。”

“哦。”

然后还没过几分钟。

“给我专心训练。”孙哲平抓着对方的小辫子向后拉。

“你有毛病啊我就喝水而已!”张佳乐有些不高兴,拍掉他的手后砰的一声放下了杯子。

“那是我的水杯。”而且是我刚喝过水的杯子。

“……哦,不好意思,拿错了。”

4

孙哲平曾经问过张佳乐是不是有类似于渴肤症这种渴望与别人接触的心理疾病。

张佳乐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没有。都说了,我只是想亲。”

“能不能克制?”孙哲平问他。毕竟冷不防被亲一下的感觉对于他来讲虽然不错,但是太容易分心了。

“……行,我试试。”

5

在这之后。孙哲平就因为手伤退役了。

张佳乐疯狂了两个赛季的拼尽全力换来两个亚军后,退役了。

6

他们没了联系。

7

直到后来张佳乐加入霸图,开着浅花迷人的号去打boss的时候,那个站在他面前替他挡住攻击的,叫做再睡一夏的狂剑士,他们才彻底恢复联系。

然后又被撕裂。

再缝合。

从队友变为对手。

再从对手变为观众。

目睹着奇迹的诞生。

8

赛后散场后。

“感觉怎么样?”

“糟透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孙哲平在张佳乐的脸上找不到半分与绝望懊悔沾边的东西,只有满满的郁闷而已,“下次再来好了。”

“下次?”

“对。”张佳乐转过头来看他,语气平常的仿佛喝水般日常,但眼神却是永不服输和永不言弃,“下次,一如既往。”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加油。”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样的张佳乐根本不用他多说。

忽然张佳乐就扣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孙哲平看他紧张地东瞅西看观察人群,仿佛怕被别人认出来。见他拉着自己的手腕向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去,问了一句。出乎意料的是张佳乐并没回答他,反而走的更快了些。

孙哲平正奇怪他要往哪走,然后一抬头,看见上面写的“WC”就了然了,当时还逗了他一句:“你上个厕所都让人陪?”

张佳乐头都没回就是一句滚,拉他走进去干脆利落地锁了门。

两个男人挤在狭小的隔间内,这画面怎么看都让人感到不对劲。

孙哲平靠在墙上仗着五厘米身高优势看他。

“给我低头。”张佳乐磨牙。五厘米的身高差本来不是问题,奈何空间太小,便成了问题。

“为什么?”

“低头。”

“不。”

气的张佳乐想咬他。

“你能不能配合下?”

“配合什么?”看着张佳乐这模样,再加上刚刚的反常行为,孙哲平心里隐隐有了答案。但他就是不说,装傻充愣等着张佳乐自己说。

张佳乐沉默了一瞬。

然后仿佛被枪王附体,他稍微一垫脚,伸手捂住了孙哲平的嘴,闭上眼,在他惊讶的目光里隔着手背亲吻。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挺长,孙哲平低头看他轻微颤动的睫毛,忽然丧失了嘲讽他矫情的能力。待到他的手松开准备说一句回去了时,伸手拉住他。

“干嘛?”张佳乐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毕竟是他把人拉到这来就为了打啵儿。

“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矫情?”孙哲平的手微微用力。

“啊?”张佳乐不明所以。却忽然感到眼前一黑,后背一疼,被孙哲平按到了门上。他正想大叫对方发什么神经,嘴却被堵了个结结实实。当舌头钻进来时,张佳乐几乎要傻掉,只能被动地接受对方突如其来的深吻,抱着对方不知所措。

直到结束后他还处于恍惚之中。他眨眨眼,下意识地抹了抹嘴,不明白对方突然发什么神经。

“你还不会深吻?”孙哲平比他更惊讶,“都亲了这么久了不会?”

“什么叫都亲了这么久了!”张佳乐气的清醒过来,“你怎么回事啊想吓死人吗,能不能先通知一声?”

“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孙哲平满脸理所当然。

“……“联想到以前,似乎有几分道理。

“还有进厕所前要洗手。”

“……”这和洗手有什么关系?

“你刚没洗手就捂我的嘴。”

行,行,你比较厉害。张佳乐一脸冷漠地甩开了他的手:“出去。”

9

结果出了厕所却被他强迫性十指相扣。

“反正没人,别怕。”孙哲平安慰他。

“我还真不怕。”张佳乐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体育馆,理直气壮,“哪怕现在来人我都敢接……”

说着有个工作人员走了过去。

“……”吻。张佳乐陷入沉默。

要不是现在笑太突兀的话,孙哲平真的差点笑出声。

张佳乐默然,使劲捏了他的手一下。

10

后来张佳乐去了国家队。

参加世邀赛。

还拿了个冠军回来。

据领队说夺冠那天张佳乐下去跑了十圈。

笑话。孙哲平笑而不语。那天张佳乐直接给他打跨国电话,兴奋喜悦的仿佛能上天,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弹药专家而不是魔道学者或牧师。

“大孙你看见了吗我们是冠军!”那头吵吵嚷嚷,似乎是国家队在庆祝,“冠军!”

“你们很厉害。”孙哲平笑。

“那是!”那边得意洋洋,“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联盟最有名的冠军失去者。”耿直地补刀。

“靠!”这冷水泼的那边叫了起来,“孙哲平你给我等着!我回来就收拾你!”

“行,等着。”口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孙哲平不怕他,哪怕实际上是张佳乐比他大。

但是等张佳乐回来后,还真把他“收拾”了一顿。

从机场回来到家门口,张佳乐一直很安分。

就当孙哲平关门的一刹,张佳乐连鞋都没脱就扑了过来,把他推到玄关处,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吻了上去。

孙哲平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早都把舌头伸进来了。蛮横奔放到不讲道理,与他之前的风格迥异到离谱,像是要弥补在此之前没有亲够的日子,硬生生地吻出了几分狂剑士的风格。

放荡不羁到莫名色/情。

孙哲平见对方都这样了,心下感慨他终于学会深吻的同时,搂住他的腰还捏了两下,以更加奔放的吻回应。

他说的收拾是指这个?孙哲平拉开张佳乐,舔着嘴角心里这么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惊喜极了,“问个事。”

“嗯?”张佳乐看着他,舔了舔嘴唇。

看到他这个动作他沉默一瞬,然后语出惊人:

“现在给操不?”说着还怕对方感觉不到似的还蹭了蹭。

“想什么呢?”张佳乐不为所动,平日里开的荤段子玩笑总算让他习惯了这种对话,“刚回来,我要休息。”

“那你休息。”他低下头亲吻他的耳垂,“我负责操就行。”

“你赶紧起来。我要洗澡。”张佳乐闻言不满地踢他小腿,“我对这个没多大兴趣。”

“没事,一会就让你有了。”

end

张佳乐还是喜欢没事打个啵儿,而且偏爱浅吻。

毕竟深吻的话要为自己的身体着想。

这么想着他把黑色衬衫扣的更高了些。

“解开点,天变热了。”孙哲平提醒他。

“醒醒,这是冬天。”张佳乐面无表情。

“家里暖气太热,扣太紧上火。”

“……”

……………………………………

别人家的双花就是腻腻歪歪小情侣发糖甜到心底。

到我这除了互怼,噎人,还有段子合集,

对这个差距选择躺平,睡觉。

感谢看到这。

评论(2)
热度(63)
©树海靛蓝 | Powered by LOFTER